公租房騙局,千余人中招

被告人謊稱能拿到公租房指標,私刻縣政府領導印章,以收取保證金為名詐騙1077名被害人2224萬元劉德華 陳龍 李小強“我本來不符合辦理公租房的條件,卻因為貪圖小利輕信謊言被騙走了血汗錢。感謝檢察院幫我追回了被騙的錢款,將犯罪分子繩之以法。今后,我一定吸取教訓?!?1月6日,被害人張某拿著追回的錢,握著四川省達州市渠縣檢察院檢察官的手激動地說。

2016年7月,張某懷著讓一家人住上像樣點房子的想法,向陳以朋交納保證金8萬元申請“辦理”公租房,不料陳以朋卷款逃跑。在渠縣,像張某一樣的上當受騙的被害人一共有1077人,被騙金額總計2224萬元。

經渠縣檢察院提起公訴,2017年1月,渠縣法院一審對陳以朋等28名被告人作出判決,其中陳以朋以詐騙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孫政等7名被告人不服一審判決,提出上訴。最近,達州市中級法院二審作出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截至記者發稿,辦案機關追回被騙錢款400余萬元,已經發還到被害人手中,其余贓款在進一步追繳中。

11月6日,辦案檢察官向記者詳細講述了該案的犯罪情節和檢察機關的辦案過程。

欠下賭債去行騙

謊稱與縣委、縣政府主要領導關系密切,可以拿到公租房指標,以每套1萬元至3萬元不等的標準向被害人收取公租房保證金2016年 7月 12日,《人民日報》讀者來信“身邊事”欄目刊登了一篇題為《四川渠縣廉租房亂象 掮客騙走我們的血汗錢》的來信,反映渠縣水口鄉大田村村民交納保證金申請“辦理”公租房,最終上當受騙的經歷。報道刊發后,各大網站紛紛轉載,微信朋友圈被刷屏,渠縣公租房詐騙一時間被置于輿論的風口浪尖,引發社會廣泛關注。

辦案機關聞風而動,迅速立案并展開調查,發現被害人之多,遠比來信反映的問題更為嚴重。

2012年,時任渠縣龍鳳鄉娛樂村支部書記的陳以朋因賭博欠債。聽人說在當地可以通過找關系辦理公租房,為償還賭債,他產生了以“幫人”辦理公租房為由實施詐騙的想法。之后,陳以朋對外宣稱自己與渠縣縣委、縣政府主要領導關系密切,可以拿到公租房指標,并在當地“紫羅蘭”茶樓等地,公開以每套1萬元至3萬元不等的標準向被害人收取公租房保證金。

在收取保證金時,陳以朋會出具收條,寫明“收到×××公租房保證金××萬元,公租房位于縣醫院住院部后側,若到時未領到房子則退還保證金”。

2016年春節前,陳以朋許諾的交房時間臨近,但無房可交。為搪塞被害人,陳以朋私刻時任縣政府主要領導的印章,偽造領導的承諾書,承諾2016年5月31日前交房,繼續欺騙被害人直至案發。

27名中間人

中間人替陳以朋宣傳,介紹被害人來“辦理”公租房,并發展下一級中間人,通過“傳銷式”模式實施詐騙犯罪在實施詐騙過程中,陳以朋以給介紹費、好處費的方式,先后發展了孫政等27名犯罪嫌疑人充當中間人。這些人明知公租房由國家相關職能部門按規定程序辦理,而不能由無關人員辦理,仍然替他宣傳,介紹被害人到陳以朋處交錢“辦理”公租房,采取“傳銷式”模式實施詐騙。

2015年6月,因幫侄子辦理公租房,孫政認識了陳以朋。陳以朋承諾給一定的好處費,由孫政介紹人到陳以朋處辦理公租房。在利益的誘惑下,2015年7月至2016年5月,孫政先后將蘇某某等101名被害人介紹給陳以朋。陳以朋按每套1.8萬元至2.6萬元不等的價格向被害人收取“公租房保證金”,并向被害人出具了收條,致使蘇某某等人被騙238.4萬元。

在此過程中,孫政又以給介紹費、辛勞費的名義發展何術平、唐達國、熊禮彬、蔣素菊、孫逢春、黃慶容等6人為中間人,上述人員又先后將丁某某等92名被害人介紹給陳以朋辦理公租房,丁某某等人被騙217萬元,孫政從中獲利12萬元。

2014年,譚曉紅在陳以朋處為自己辦理公租房,雙方因此相識。陳以朋承諾給付一定的好處費,讓譚曉紅介紹人到他那里辦理公租房。譚曉紅為獲私利,從2014年4月至2015年9月,先后將劉某某等56名被害人介紹給陳以朋,致使劉某某等人被騙141.3萬元。同時,譚曉紅通過蒲映舉和父親譚毅將孫某某等23名被害人介紹給陳以朋,致使孫某某等人被騙60.3萬元。譚曉紅從中獲利20余萬元。

2014年至2016年5月期間,蔣素英交給陳以朋2萬元辦理公租房。陳以朋收錢后出具了收條,并承諾免費給她一套公租房,條件是她介紹人到自己這里辦理公租房。于是,蔣素英先后介紹段某某等61名被害人給陳以朋,致使段某某等人被騙122.2萬元,后通過何志濤、王加菊的介紹,將張某某等26人介紹給陳以朋,致使張某某等人被騙54萬元。之后一年多時間內,陳以朋一套所謂的公租房都沒辦下來,但為了得到陳以朋的承諾,蔣素英仍不斷介紹被害人到陳以朋處辦理公租房。

像孫政、譚曉紅、蔣素英這樣充當中間人,介紹被害人到陳以朋處辦理公租房從中獲利的,還有文華平等24名犯罪嫌疑人。

法庭最終認定,從2012年8月至2016年5月,陳以朋以辦理公租房為名,通過發展孫政等27名中間人,介紹被害人交錢“辦理”公租房的方式,先后詐騙1077人,詐騙金額達2224萬元。

被害人何以被騙

有被害人產生過懷疑,但陳以朋每次都以“出具了收條,具有法律效力,而且這是幫縣上領導做事,絕對安全”為由搪塞過去陳以朋以公租房為名,騙取1077名被害人辦理公租房,其中親自收取了1067名被害人的保證金,出具了收條和承諾書,并承諾拿不到房子將全額退款,承諾書上蓋有陳以朋私刻的縣上領導的印章。不難識別的騙局,被害人卻都相信了。

被害人張述花(化名)案發后,向記者講述了她被騙的全過程。一次,張述花的女兒回家,向她說起辦理公租房的事情。張述花之前聽說過辦公租房的事情,對此很感興趣。2015年5月,張述花通過女兒認識了陳以朋。陳以朋告訴她,辦理公租房需要2.5萬元。剛開始,她覺得價格太便宜,怕其中有詐。但女兒告訴她,陳以朋是村支部書記,與縣上領導關系好,可靠,公租房的指標都是從縣上領導手里拿的。至此,張述花相信了,將辛苦種地掙來的2.5萬元交給了陳以朋,得到了一張虛假的收條承諾,心里樂滋滋地盼望著公租房早日辦理下來。

到了2016年春節,公租房一直沒辦理下來。張述花找到陳以朋,陳以朋告訴她,資料已經錄入了,錢退不出來了,要等到5月31日交房?;垢?,有收條,上面有領導簽字和蓋章,一定沒問題。就這樣,張述花再次相信了陳以朋的話。

在28名犯罪嫌疑人中,渠縣有慶鎮軍營村村委會原主任文華平是從最初的受害者成為嫌疑人的。2015年9月,文華平通過時任有慶鎮平攤村支部書記孫政認識了陳以朋。那天,3人一起吃飯,孫政告訴文華平,可以幫他辦理公租房,每套2萬元。文華平將2萬元給了孫政,由陳以朋出具收條。孫政承諾給文華平好處費,讓他介紹更多的人到陳以朋處辦理公租房。

文華平懷疑陳以朋辦不到,多次問過陳以朋:“萬一拿不出來房子怎么辦?”每次,陳以朋都以“出具了收條,具有法律效力,且是幫縣上領導做事,絕對安全”為由搪塞過去。之后,文華平得到8000元好處費。僅僅因為這8000元,文華平先后將丁某某等53名被害人介紹給陳以朋辦理公租房,致使丁某某等人損失124.87萬元。最終,文華平的2萬元被騙,并因參與詐騙被判刑。

將案件辦成鐵案

檢察院承諾:“一定高質量,高效率地將此案提起公訴,辦成鐵案,讓被害人和渠縣的父老鄉親最大限度地感受到公平正義的陽光”

陳以朋詐騙案涉案人員多,被害人損失慘重,嚴重影響社會穩定。渠縣檢察院高度重視,提前介入偵查。案件提起公訴后,檢察長向縣委和達州市檢察院立下軍令狀:“一定高質量,高效率地將此案提起公訴,辦成鐵案,盡最大努力,讓受害人和渠縣的父老鄉親最大限度地感受到公平正義的陽光?!?/p>

辦案檢察官們著眼細節,在證據審查上下“繡花”功夫,不放過任何一個疑點,對所有證據材料及時進行分析、比對,對每一名嫌疑人的犯罪事實和證據都做到心中有數、一目了然。為交上一份完美的“答卷”,辦案檢察官經過43天的艱苦作戰,共審閱卷宗56卷5000余頁,制作審查報告和起訴書長達100余頁,成功審結了此案。

2016年10月28日,渠縣檢察院以詐騙罪將陳以朋等28名被告人向渠縣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庭審中,主訴檢察官采用新的證據展示方式,運用多媒體示證,將案件事實和證據一一展示在法庭上,真實、直觀、完整地再現了陳以朋等人的犯罪軌跡和嬗變的心路歷程,把陳以朋等人的騙術曝光得淋漓盡致。

最終,通過圍繞爭議焦點的法庭辯論,充分證實了檢察機關的指控是客觀、正確的。

“歷時五天的庭審,渠縣檢察院檢察官們秉持客觀公正立場,既深刻揭露了犯罪,又以案說法,教育警醒了受騙群眾。為維護渠縣的社會穩定,促進經濟發展立了新功?!鼻叵匚饕斕莢諤暉ド蠛笞鞒鏨鮮銎蘭?。